| | | 百度

科长受贿千万外逃越南 被抓后称“做了个黄粱美梦”

2019-03-26 08:02 潇湘晨报
百度 职能调整方面,国家发改委会按照中央的统一部署,稳步推进实施。

  “我做了一个黄粱美梦”

  从“坚决不回”到主动投案,25小时追逃发生了什么潇湘晨报记者对话外逃归国人员,还原背后的故事

吴云在益阳市纪委监委留置点。图/记者王欢

  2019-03-26,越南海防市。轮船汽笛从北方传来。海鸥掠过海平面,在天空回旋一圈后又飞回来。

  这是益阳市资阳区税务局征收管理股原副股长吴云出逃的第六天,他无心观景。下午4点,吴云的手机收到一条微信:你回来自首吧。发信人是他的父亲。他纳闷。对方又发来一条:我们是益阳市和资阳区两级纪委监委办案人员,你的行踪已被我们知悉,请迷途知返,争取宽大处理。

  吴云“五雷轰顶”。他快速敲回几个字:不可能,给我半年时间!为了这次出逃,他前后准备了4个月,怎么可能回去?

  仅仅25个小时之后,也就是10月30日下午5点,吴云发出最后一条信息后进入国境。一直守在口岸的办案人员连夜开车将他带回益阳。

  “以前没时间想一些事情,现在想明白了。家人是最重要的,也是我最愧对的。”从“坚决不回”到主动投案,25小时里发生了什么?

  2019-03-26,益阳市纪委监委留置点,潇湘晨报记者与吴云、办案人员面对面,试图还原“25小时劝返”背后的故事和原因。

  税源科科长受贿后沉迷赌博

  2019-03-26,益阳市纪委监委通报一则消息:资阳区国家税务局原党组书记、局长吴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

  消息在益阳掀起不小的波澜。在资阳区国税局,一些人惊骇之余开始坐不住了。

  事实上,这是益阳当时正在查处的一起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窝案。其中吴立利用职权,在认定一般纳税人资格、增加申领发票额度上为不法商人大开绿灯,充当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行为的“保护伞”,涉嫌受贿数额1000多万元。

  在吴立的“纵容”、保护下,资阳区国税局一些工作人员相继被“拉下水”。其中就包括吴云。

  吴云回忆,2012年,他担任资阳区国税局税源管理三科科长,这个科室也叫大企业税源管理科,是税务局“最好”的科室。刚开始,企业老板通过请吃饭、喝酒、陪玩等手段与吴云结交,慢慢熟络称兄道弟,半年“铺垫”之后,发展到用金钱贿赂。

  吴云第一次收受贿赂是2012年11月。他与某企业老板约在益阳桥南见面,对方将一个黑色塑料袋递给他,里面是30万元现金。吴云和另外两人每人分得10万元。

  此后每个月,老板们都会按时给吴云及其同事送钱,每人每月多则十万,少的时候也有两三万。这些钱,几乎是吴云工资的十倍数十倍。钱来得太容易,吴云觉得“太刺激”,他“需要把这种刺激情绪转移出去”。

  2014年开始,吴云开始沉迷赌博,老板们送的钱不够,他又去借高利贷、透支信用卡。仅最近两年,吴云就输掉了三百多万元。去年,其父一套房子卖了150万元,全部用来给他还债。

  违纪违法暴露前外逃越南

  高筑的债台还不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对于吴云来说,2018年3月相当难熬。当时,吴立已被留置调查,吴云整天“度日如年、痛苦不堪”,“感觉总有一天会轮到自己”。

  银行催债,公安机关启动调查恶意透支信用卡行为,违纪违法事实行将暴露,这三种情况中的任何一种,都可能让吴云面临法律制裁,后者尤其让他“无法面对”。“一天也过不下去了。”吴云说。就是在这时候,他想到了“逃”。

  吴云开始上网搜索合适的外逃地点。最终,他把目标锁定在了越南。“那边消费低,而且越南海防市华人多,工作机会多,容易生活下去。”吴云说。

  当时,吴云的公务员护照已经上交,他通过网络私刻了单位公章,伪造了旧护照丢失的证明,在公安出入境管理部门办了新护照。

  什么时间出去?吴云还在考虑。2019-03-26,资阳区监委对资阳区国税局税源三科原科长周小霆采取了留置措施,吴云自知与其涉嫌共同受贿犯罪,“不能再等了”。之后,吴云休了年假,去西安玩了几天,同事还以为他是“出去散心”。年假结束,吴云却没有出现在办公室。

  2019-03-26凌晨3点,吴云带着父亲借来的5000元现金,坐上从益阳开往长沙的一台黑车,三个小时后又乘高铁前往广西桂林。第二天,他辗转到广西防城港市下辖的东兴市,从东兴出境到了越南海防市。

  正如吴云所料,此时针对他的调查已经展开。2019-03-26,资阳区纪委监委在掌握吴云涉嫌严重职务犯罪的基本证据后,对其启动调查。这时吴云已经不见了。

  分三路展开工作成功劝返

  2019-03-26下午4点,经上级批准,资阳区纪委监委协调公安机关对吴云采取技术侦查措施,通过定位其手机通讯信号,发现他身在越南。

  “我们第一反应感到很突然,马上将情况报告给市纪委监委,领导立刻召开追逃工作会议,第一时间将情况上报省追逃办。”资阳区委常委、区纪委书记、区监委主任曹萍回忆,“根据吴云案的特点,我们确定‘劝返与追逃两手抓’的方案。”

  29日晚,资阳区纪委监委办公大楼灯火通明。资阳区纪委监委主要负责人坐镇指挥,成立了追逃领导小组。当晚,一组成员连夜从益阳出发,8小时后到达广西防城港市下辖的东兴市越南出境地;另一组人员走访吴云亲友,与吴云父亲见面,做好家属的政策宣讲、心理疏导和顾虑排解等工作,希望其能主动联系,用亲情感召劝吴云早日回国自首;最后一组人员通过微信与吴云沟通。“一方面向其讲解今年8月国家监委等五部门联合发布的《关于敦促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投案自首的公告》文件精神,对于职务犯罪案件境外的在逃人员,若如实供述自己罪行,可以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。另一方面,从已经归案的职务犯罪外逃人员举例,向吴云讲清主动投案与被强制遣返、缉捕归案之间受处罚力度的区别。”曹萍介绍。

  “通过法律威慑、政策攻心和亲情感化等工作,吴云慢慢转变态度,最终放下抵抗心理,选择回国。”曹萍说,这是益阳两级监委成立以来首例成功劝返的在逃人员,彰显了监察体制改革制度的新优势和新战力。

  10月30日下午5点,吴云从越南海防市入境。他被专案组成员接到,随后连夜护送回益阳。10月31日一早,吴云到资阳区监委投案自首。

  目前,资阳区纪委监委已对其开除党籍、建议依程序开除公职,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。

  心声

  “接受法律处罚后就是梦醒时分”

  从态度坚决“不可能回去”,到主动表示“回国自首”,这25小时里,吴云的心态为何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?后来的采访佐证了他对政策感召、亲情感化的心理认同。

  吴云1981年出生,在益阳城区长大,是家中独子。在谈及父亲时,他数次泪流满面。他逃跑的消息只告诉了父亲,父亲只当“儿子是暂时出去避一避”。当晚,父亲递给他筹借来的5000元钱,这让吴云羞愧难当,“父亲一辈子没求过人,为了我,不仅卖房子,还跟人张口借钱。”父亲去年动过癌症手术,吴云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见到他的机会。

  在吴云沉迷赌博的时间里,妻子不堪忍受与他离婚。

  吴云说,有部电影叫《夏洛特烦恼》,他感觉自己就是电影里的男主角夏洛,“我做了一个黄粱美梦,等我接受完党纪、法律的处罚出去后,就是梦醒时分了”。

责编:刘艳君
分享:

推荐阅读

百度